李小婉:著名影视制片人

发布日期:2019-09-07 05:35   来源:未知   

  独家冠名的央视大型励志谈话节目《奋斗》。我是樊登。如果要评选出一部2010年最受大家最关注的电视剧,我想新版的《红楼梦》一定会当选。无论它是不是您心目中那部理想的《红楼梦》,我相信所有的人一定都会赞叹于它精美然后细致、细腻这种投入和刻画出来这种效果,那么所有的人都会问,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团队能够拍出这样一部漂亮的电视剧,今天为大家请来的就是新版《红楼梦》的制片人,北京荣幸达影视艺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同时也是著名的经纪人李小婉女士,有请。

  主持人:大家在影视圈里边比较熟悉的人要么就是演员,要么就是导演,像您这么出名的制片人和经纪人,可真是不多。

  李小婉:因为我们,我们是做幕后工作的,因为我们是北京电影制片厂成长起来的第二代电影人,所以我们是很清楚自己做的工作,是幕帘后面的工作。

  主持人:您先给观众朋友们简单介绍一下,比如说要做一个制片人或者经纪人在这个剧组里起什么作用,最主要的工作?

  李小婉:这是两个不同的职业,所以呢,制片人我觉得是,我最崇尚的最热爱的一个职业,这第一职业,那么它是电影项目的选择、开发和生产的安排以及在计划经济的时候,到了拍完没有,没有这个拖期没有超预算,那么就会交给国家,国家就会,中国电影输出输入公司就收购走了,那么市场经济之后你还要思考到,它是否能够在拍完之后发行,然后票房怎么样,收视率怎么样。点击率怎么样,现在还有网络,点击率怎么样,就和市场就挂钩了,所以有很多东西我们都是有上一代,第一代电影人传授给我们的,当然也有要与时俱进去学习的东西。

  李小婉:对,会有相似之处,我觉得任何 事情都有它相通的地方,但是电影和电视剧特别是电影,因为它是综合艺术,对吧?原来我们知道有12个部门,导、摄、美、录、制片、化妆、服装、道具、置景、特技、烟火、后期剪辑,现在又多了很多。

  李小婉:现在会有比如说每一个戏都会有人物造型,叶锦添先生他就是人物造型,而且像奥斯卡它有人物造型奖,这个咱们国家还是没有这个奖。那么,对,还有特技,81707新葡京买码论坛,现在很多电影都有很多的成分是特技层面的创作,这些都有,另外还有配套的前期宣传团队,还有这个广告营销团队,它多了好多,所以他说是一个工业产品。

  主持人:像您成长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这么一个文艺的环境里边,我觉得您小时候或者说少年时候的偶像应该是那些大明星大导演,那时候 偶像不会是什么,不是那时候定下来的说我就要当制片人。

  李小婉:对,现在都叫偶像了,那时候都叫学习榜样。学习榜样,对吧,大家好多人都特别熟悉,谁谁谁,做得好,做得优秀,做得突出,有贡献,那么他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李小婉:学习榜样都是身边的人,但是到了小学大概是三年级的时候,突然就在所有的电影院里头看到了我身边的叔叔伯伯,照片都挂到电影院里头去了。那个时候周恩来总理就是支持电影事业的发展,然后选择了22大,22个大明星,就把他们列为明星了,把他们的图片、照片挂在电影院里头,所以那个时候突然觉得,哦,他们也是突出?

  李小婉:比如说于洋伯伯,这都是从小抱着我们长大的,于洋伯伯的,然后赵连叔叔,张平伯伯,然后还有,女的也有很多,包括像谢芳阿姨,包括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很多,像这个包括郭振清。

  李小婉:很想当演员也很想当导演,但是自己会有一些就是对自己逐步的认识,自己的能力的开发和这种潜能的这种调动,我觉得还是在实践中不断的碰壁不断的摔跤不断的总结。当然我觉得摔跤是正常的,是人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和一定的这种生命的这种?

  李小婉:这个足迹,这个足迹在我眼里也许他刚摔完跤站起来那一瞬间的足迹,也是是在奔跑中的足迹,我觉得得非常地形象。那么在我们的生长的环境当中,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因为我们在一个就是改革开放之前的这样一个,千变万化的这么一个成长的年代,那时候不是你想上高中你就可以上高中,那是要看你是不是工人阶级的后代

  李小婉:那么你就要去上高中,因为你可以有这资格,那可能你们是电影厂的后代,那你就应该去分配到农村或者分配到工厂去接受这个更好的教育,我觉得这都是当时来讲我们都欣然接受。

  李小婉:第一个分配的工作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是1971年12月,毛主席诞辰日那一天,然后我背着书包去上学,北京师大二附中,然后班里头就说全体起立,现在念到名字的同学请到北京师大二附中大小门左边的卡车上去,直接你们就是北京新华印刷厂的工人了,从此你们就是工人阶级队伍的一员的,当时兴奋得啊,我就想有没有喊我,有没有喊我,然后就喊到我。

  主持人:叫了名字就拉走了,就你的命运完全是被一个未知的一个宣布就解决了。

  李小婉:当然了,叫到的,然后当然了,我觉得,当然第一志愿我是希望能叫到我的名字是继续上高中。但是上高中我们班只有两个名额,我们班45个同学两个名额我绝不奢望就是这样。那么你就要分配到很多地方,可能分配到首钢,可能分配在第二毛纺厂、手表厂,可能分配在新华印刷厂。

  李小婉:初中毕业,16岁整,然后就上了卡车了,我记得当时都没爬就不知道就给我拎上去了,特别兴奋,就那一步,我觉得就是人生从学生到了工人阶级,这形象的这一步。

  李小婉:拉上去了,拉上去了。然后当时我记得走,很快就到了西直门外的北京新华印刷厂,然后工人师傅特别热情的,简直就是,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就把我们,就把我们接进去了,而且最最有意思的是先去领钱,领工资。

  李小婉:16块钱,哇,拿着这个钱真的是,当时小时候也从来缺过钱花,家庭条件比较好,但是那16块钱是完全不同意义的?然后就当了工人阶级,很荣幸的,很荣幸的,而且那三年的工人当的,我觉得如果说真的是电视机前有当时北京新华印刷厂的我的那些师傅,女师傅,男师傅,有一位算一位,因为他们给了我生存的技能,他们告诉了我很多的方法,这些方法都是面对困难,都是面对问题的时候,你要勇敢的冲上去而且要笑去解决,因为有办法,只不过你没找到,特别有意思。

  主持人:您这个总结就听出哲学味来,就跟您读过哲学有关系新华印刷厂可能教你的是一些技能,是一些具体工作的做法,你把它上升到了是面对困难时候一种统一的态度?

  李小婉:对,那三年是非常有意思,而且对我们的培养是点点滴滴记在心头的。师傅非常地,都非常关爱,有时候就是近乎于很,就是很关爱了,那么教你的东西是耐心的,不像传说中的,先给师父沏茶,先给师父伺候,不是这样的,是手把手的教,你比如墨滚子,那都是十几公斤的,你要从那个机器里拿出来的时候洗墨滚子中间是这么粗的钢管,外头直径这么粗的胶,那叫胶棍,然后上头全是墨,那么你一拿的时候,拿下来,那个姿势拿得好很帅,然后放下,然后拿那个煤油去洗,拿不好滚,滚一脸,正好是墨就滚一脸。

  李小婉:对对对,对对对。但是在印刷的过程中,我觉得得天独厚的是就是你可以看书,因为你每天都要印书,你不看你就不称职,但是是你要反复看,因为你要印这个,可能印一晚上或者三晚上才能把这一版印完,所以这一版你要隔十分钟看一次,隔十分钟看一次,刚开始是就懂了,很多东西是强制性的看,刚开始看质量后来看内容,然后呢就开始看它的里头的一些趣味了,很有意思。

  李小婉:因为我的那个那篇文章的发表的时间特别清楚,我每次都非常认真的把那个压力给它从背面,纸的背面,拿手一摸压力均匀,要压力不均匀就鼓一个包,或者摸不到,就压力轻了,那么人看的时候那个字就不往里眼睛里跳,特别好玩。

  李小婉:不是,书籍,真正的好书你看马恩列斯毛的著作,你别看它那么厚,但是你看的时候,可能有很多内容费解,但是由于它的质量特别好,因为里头有很多人工的调节的东西很人性化,你一看的时候,那眼睛实际上就是它是抓的,往眼睛里跳的。

  主持人:我今天才找着这个原因了,就是以前有时候看书,我们说好的出版社和坏的出版社会不一样,然后你会觉得说内容都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呢?然后它也没有错别字,但是你就看这个书就觉得舒服,看着这个就觉得讨厌。

  李小婉:就是压力,第一有没有压力,第二压力平均不平均,当然不知道现在的印刷术,可能完全都现代化了。那个时候完全都是印刷工人在掌控,所以真正负责任的印刷工人,他会印出来非常有人性化的,在技术上很人性化的,当读者翻开书的时候,他是能感受到质量两个字。

  主持人:我在算您的这个明星梦,您说您不是有明星梦,这个年纪刚好是做明星梦的时候,做努力了没有?

  李小婉:因为那个明星,当时的22大明星,它的明星两个字对我们的印象不深,但是他们是榜样两个字对我们印象就刻骨铭心,你会想他演的那个角色,你看于兰阿姨她演的是江姐,就义之前,还是?

  李小婉:太帅,太淡定而且面对死亡的精神,真是让人羡慕。那么对于他们来讲,你就要想他怎么做的,所以他那时候的明星,他以身作则,是有道理的,因为旁边很多人在比照着你,你要做错的话,或者做得不好,或者这个要求低一点的话,他自己有自我批评了,你不用?

  李小婉:对,我觉得那时候的公众人物的质感非常高,含金量非常高,对不对?有没有同感。

  李小婉:我为什么一直都怀着感恩之心,因为线岁的时候,北京新华印刷厂突然有一天就找我谈话,厂里头找我谈话,说我那个,你被选上就是全国选8位工农兵学员,那么从大庆从大寨,然后北京电影制片厂、第二毛纺厂什么手表厂,就那时候叫六厂二校就那样的工厂的地方选出了8位工农兵学员,然后送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去进修,对,所以我特别感恩,我们的老师。

  李小婉:不是形象好,我觉得我形象没有那么好,我觉得首先是我很珍惜那个机会,当工人的机会,而且学习很快,就学徒三年,学的很让师傅和工段的段长车间主任给我的评价很高,所以就当了包括读报员,然后工会委员,然后就是入团。

  李小婉:不分男女,这个年代可能分男女了,那个年代妇女是半边天,总共有一天,半边,不一样嘛,左一半右一半是那样的。

  主持人:那你回到厂里边厂长可能都有点怕你吧,说这个人去北大学两年哲学回来。

  李小婉:最起码我们的厂长和我们的党委书记说这个青年一定要好好培养,这个是肯定的。

  李小婉:那太小意思了,黑板报。对,但是当时也是因为回来的时候,因为是这种情况回来的嘛,马上就参加学习就是反对这个学习打倒的这个运动当中去,又开始一轮的,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很有意思我觉得,任何历史时期给予你的生活和经历都不是白给的,对吧?

  李小婉:然后就回到新华印刷厂了,这个时候就喜欢写东西了,这个就是,这个好处收获,对,收获,谢谢。

  李小婉:真是做笔杆,就爱写了,什么东西都爱记录,什么东西都爱描述,然后不管是快乐的忧伤的或者解决不了的疑问的都愿意记录下来,很有意思。那这个时候就又有机会了,因为我是电影厂出身,到了1977年的时候,电影厂就来选演员,选演员,当时有一部电影是写红军题材,在贵州布依族的地区,星星之火,那时候去解放布依族的这样的一个大环境,把这个,把那时候的土匪就是?

  李小婉:解放这些地区的穷苦奴隶,那叫奴隶。那么当时我就去,把我选上了。选上以后,我主要就是要去,就有新的心得和新的大的环境了,那么到跟着摄制组就从北京就去了贵州,布依族的自治州到那里去体验生活。那就是我第一次到电影的摄制组里头,虽然我是电影厂梦工厂出身长大耳濡目染知道电影是怎么样一个过程,但是真正的去系统的跟一遍那是有生以来第一次,1977年,真的是印象非常深刻,而且是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在那个摄制组里头,因为是在贵州的布依族的这个深山和这个泉水那个好的山水那个环境里头拍摄,穿上红军的衣服然后去体验生活,那个记忆真是好,而且在那个过程中非常有幸的就是收到了我们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四大帅之一就是著名的导演崔嵬伯伯。

  李小婉:就是他也演也导,而且是非常著名的演员和导演像《红旗谱》、《小兵张嘎》这都是他的作品,那么他给了写了两封信,那么信里头他会就对待中国的第二代电影人,他告诉你,你作为电影厂的后代,你作为一个真正的电影摄制组的正式的工作人员,你应该怎么样在摄制组里头工作,不管你是演员还是做别的工作,你应该怎么工作,第一你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你要仔细的观察生活,而且呢你要把你的感受、经历记下来,这一定要这么去做,我就是,就真的是把这作为座右铭一点一点的这样去执行。

  主持人:那我觉得有这样的伯伯们,叔叔、阿姨这些人帮你,你想再上几部戏,上个女一号很容易。

  李小婉:不对,不对,这完全不对,我只是就是,一个就是他们出于长辈看着我长大,那么给予我的这种特殊关照。

  李小婉:都是要求,都是要求,而且这部戏拍完了以后,我一定要去当时我记得崔嵬伯伯他是在医院,那么到医院里头去跟他就是讲。

  李小婉:汇报,崔嵬伯伯我哪个地方做好了,哪个地方做好,然后崔嵬伯伯再送你一个唐诗三百首,说你,好,你下面来读这个,读《唐诗三百首》,为什么要读呢?就是你要透过每一个诗句,每一个形容词,每一个描写能够透过它,因为这些诗是从伟大的诗人,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那么你透过这些诗句,再能看到你接触不到的生活中的很多细节,比如说你说,形容柳树,你说唐诗里形容柳树美仑美奂,实际上生活中柳树,柳叶眉,为什么说女孩漂亮,柳叶眉,然后这个柳腰,满足樱桃嘴,它都是一个对人格化的一个形容,他不光是让你去死记硬背,是透过这些东西,能够幻化出想象空间,对你未来的发展是有好处。

  主持人:你越这样讲,我们越觉得你应该当演员,你后来为什么没有持续下去,当大明星?

  李小婉:人的成长的过程,我觉得是,特别是我们那个年代,不像现在这个年代的孩子们,我能说我要干什么,我想干什么,那个年代基本上没有这种奢望也没有这个话语权,所以那个时候就是要赶上 了1978年全国的一个高考,可以考学,之后,第一次可以考大学了,那么我,当然我也要希望能再去读书。因为本身分配你去做工人,没有给你指标去上高中就是一个,当时是个遗憾,那么你很想再继续学习,当时就在拍戏的过程中,也是在不断的去补习功课,后来就是以很高的文化分就考电影学院,就去考,考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当时很多人都问我说你干吗考表演系,你为什么不考导演系。当时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说是因为虚荣还是因为你在考试之前你参加了两部戏的拍摄,到底为什么呢?实际上是当时宣布的是表演系22岁是最大年龄,允许考表演系。而导演系到25岁还允许考。

  李小婉:对,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想到导演系第二年第三年甚至五年之后才招的,很多年没有招了。

  李小婉:机缘,当时呢就是考表演系一试二试三试都过了,后来就是因为种种原因是因为第一届的电影学院第一次招生,北京电影学院,师资力量,教学力量教学的这种设施方方面面,那时候还在朱辛庄,北京郊区北边,那么不够,后来他们也给这个当时是文化部管,就是给文化部打报告,希望能够有一些扩招也好或者说增加一些费用,支援,就是这种,但是没有得到,当时是黄政文化部部长,没有这么批,对,所以他们就从,就减员从学员里头减,首先从年龄大,我当时22岁,最大。

  李小婉:对,那部戏拍得我觉得是非常有创造性,因为那个年代不同嘛,虽然也是非常坎坷,但是那是一个,还是一个最后胜利的一个受到肯定的一个作品,而且是百花奖,第一次恢复百花奖评比,它是就是很多奖都囊括了,包括王明老师的,就你刚才唱的这个旋律的歌,都有。

  李小婉:做场记工作,做场记工作,开始学幕后工作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环节的,它的质量,直接关系到一部影片的最后的整体质量。

  李小婉:1993年的时候,中国电影改革开放的第一份文件下来,晚于社会改革开放13年。我们公司成立的时候是在1995年,也就是说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宣布从此之后不再分配我们每年你上什么戏,他上什么戏。

  李小婉:这个传统的教育太根深蒂固了,太根深蒂固了。那时候不就说了嘛,哪儿需要去哪儿,分配你,你就去哪儿。

  主持人:我们在这儿才聊了一半,我们今天才聊了一半,聊到你下海准备创业,那么在下半集当中我们将请到新版《红楼梦》的几位年轻演员,我们一块聊一聊,这个最艰巨的合作,新版的《红楼梦》是怎么拍摄出来的,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先到这儿,下期同一时间再见。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大型励志谈话节目《奋斗》,我是樊登。在上一集当中我们聊了李小婉女士做演员做印刷厂工人的这种前半生经历非常地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我们将聊到说关于《红楼梦》,关于怎么样做好一个制片人的问题,现在首先要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这个节目史上最亮丽的观察团代表。首先是林黛玉的扮演者蒋梦婕。贾宝玉的扮演者杨洋。

  主持人:欢迎,你们仨现在都在戏上,是吧?都在演戏还是在干吗?忙什么呢?现在在拍什么戏呢?你们,要转型的话?

  蒋梦婕:我们现在不能说转型,但是都在做一些革命前辈的工作,然后都在相继在演绎一些革命有关的演员的一些工作。

  马晓灿:是刚刚被,非常幸运被(康红雷)导演选为就是,接下来要拍的一个,也是一个革命题材的戏,是关于和周恩来的戏,就是我们的《法兰西岁月》。

  马晓灿:因为我觉得拍《红楼梦》我们都算是比较能吃苦的,因为我们之前的培训后来的拍戏这几年的经历真的是,对我们以后的拍戏非常有帮助的。

  主持人:那怎么会想到当时跟少红导演说,咱们俩一块拍《红楼梦》?因为当时我知道,之前有很多新闻,就是换导演什么的没人接这些东西,因为接这个事其实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因为挺难的这事?

  李小婉:少红导演实际上跟《红楼梦》题材是非常有缘分的她本身她是在电影学院毕业以后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是从师于谢铁骊导演,那么谢铁骊当时正在拍摄,准备拍摄电影《红楼梦》,她本来就应该跟着谢铁骊导演。

  李小婉:错过,等于那几个月就生产了。然后紧接着到2000年初的时候,电视剧新版《红楼梦》就找到了李少红导演,让她来做这部戏的总导演,那么当时她也是觉得还不是最好的一个状态和时机,那么就婉言谢绝了,而且还推荐了别的导演,就后来的导演。那么后来到了2007年的7月,我们当时刚刚拍完97回归的题材叫《荣归》的电影,那么我们就接到这样一个使命。

  李小婉:对,我们真的是冥冥之中会感觉到,你不能说NO,你不能说我们不做这个,我们去做我们手头准备了很长时间的其他的项目,我们觉得这不能这么说,所以呢就是李少红导演就是首当其冲,然后就很勇敢的把这个事情,把这个任务就接下来了,同时也接下来了说,谁拍谁挨骂哦。

  蒋梦婕: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总会出现。因为我不是哭戏比较多嘛,然后有的时候可能,感情比如说会延续,就是拍了这场戏以后我会伤心有一段时间,那婉娘,比如一个镜头哭戏完了之后,婉娘就会在镜头后面默默的看着我,然后每次我记得拍完哭戏导演说卡,我第一眼看到就是婉娘。那天我有一次就是忍不住然后上去拥抱婉娘,我觉得她就是一直在默默的注视我们,帮助我们,给我们力量,就看到她我觉得就像家人,然后像亲人一样,能给我们安慰。

  李小婉:对,你说的特别对,就他们凭什么,就是你一个小萝卜头,因为你看我们都50岁了吧,我最起码有40多个生日是在摄制组度过的,也就是说从小,说那个,我妈妈也是在摄制组,那么她说你的女儿今天过生日,赶快从幼儿园抱来,大家给她糖,大家就这样子。那其实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跟电影人这几个字真的在我们心里头是根深蒂固的情感,有温度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健康的而且是走了一个扎扎实实的一个有奋斗目标的主流正面的一个,一个成长的路线的时候,我就恨不得把我全身的力量和我的经验甚至于我的教训来告诉他们,路可能是这样的,你少摔点跤。

  主持人:那您给我们讲讲,制片人到底你在这组里边最重要负责什么?除了盒饭之外。

  李小婉:在这部戏我还不是一个很称职的一个制片人,因为我的后面有总制片人,像韩三平先生,包括投资方刘德宏,还有总制片人在后面给我?

  李小婉:撑腰,我觉得没有这几位撑腰的话我是撑不下来的,这是首先是这样的。再一个就是摄制组我的这个团队,李少红导演,曾念平导演,当然他在这部戏是摄影指导,李少红的先生。

  李小婉:夫妻俩,然后叶锦添先生,还有整个的这个团队,化装、服装、道具,所有的都是,在电影界非常成熟和非常佼佼者在这里组成的一块。

  李小婉:是是,但是呢这个班底长期合作他们也回来拍像《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然后再出去再拍李安的叫《卧虎藏龙》、吴宇森导演的《赤壁大战》然后再回来拍《红楼梦》,它是这样的,所以大家每一个部门对自己都有个要求,同时又有电影厂给予大家的一个传统的概念也是主流正面的概念,就是对于年轻人要严格的要求他们,但是在生活上要爱护他们,他们是第一位的,因为透过他们的面貌和表演,首先传递给观众的是他们,而且这一部戏只是这一个脚印,这一个脚印走实了,那么未来是不是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有建设性的这样子一个根基的扎实的培养。

  主持人:我听过的关于您最传奇的故事是这样的。说这个人能要钱到什么程度呢?说明天出门要钱去,去哪儿要,跟秘书讲,随便订,随便订个机票,订哪儿算哪儿吧。

  李小婉:首先呢它《红楼梦》的故事是讲哪里的,这是一个参照,对吧,然后呢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经济基础厚实在哪里这是一个参照。

  李小婉:对,然后哪里的人对广告有一个意识,对娱乐营销有一个概念这是一个参照吧,然后我抱着那个大黄本那是一个参照吧。

  主持人:不,您干的这个事在很多公司里就是那种实在没有任何资源的初级的业务员去做的事。

  李小婉:我就是这样的业务员,我就是。我觉得这部戏它,我觉得它真的是一个让电影厂的正规军来做了一部这样子一部作品,而且就是真的是不论它从制作水准上还是从它的造价上,它都是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电影电视加一块它是最大规模的一个作品,到目前为止。

  李小婉:不接待是正常的,正常,最初的时候,确实是可能社会上有很多的方法都是这种自己找上门去的,那么找上门总归会吃闭门羹,是正常的。

  李小婉:对,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红楼梦》这个项目,大家都在把你 拒之门外之后还会三思而后行,三思完了说,《红楼梦》,是有个《红楼梦》要拍,是有个姓李的,叫什么小婉的制片人,那要不然让她来咱们见见,是有几个企业这样的,但是他门卫是先,他通知门卫先把我已经打发走了的,你想想我是租一个车,一天过好几个城市,然后我都出了二半里了,然后再往回追回来,然后原来说的是我们总裁不在,不在这个地方,然后现在说我们总裁突然赶回来了。

  李小婉:但是我很感恩,我很感恩。然后你再见着总裁,你三言两语,他一判断,这个人不是骗子。

  李小婉:不像骗子,很真诚,而且这个人确实没有什么杂念,而且确实是听说在遥远的北京有十个电影的A类摄影棚在拍一个传世之作。

  主持人:你不能雇几个业务员吗?你雇几个这种业务员去帮你跑不行吗?为什么要自己开个车到处跑呢?

  李小婉:不是没有,不是没有人去,但是都,更闭门羹,没有再,这个羹没有再开开。

  李小婉:不是老将出马,就是说真的是你自个儿要亲自代表了你们的诚意,你们的真实可信度。而且你承诺的东西你未来要,你要回报啊,我只能找到你呀,所以每一份合约里头都会有演员代言,然后同时又一个李小婉你要跟着啊,所以每一次出去做活动,我必须得穿上干净的衣服,要很有状态,然后诚心诚意的去感恩,去为我们曾经承诺的去回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蒋梦婕:我觉得导演他们在片场就是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就是不管看到她,即使她生病了,她也是带着微笑,带着特别多的耐心来给我们讲戏的。每次,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因为刚开始不会拍戏,有时候自己会着急,会觉得压力比较大,那怎么样才能拍好,自己会很急,但是每次看到导演就是一个人,就是大家收工了或者吃饭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开着小灯,然后拿着剧本在看,研究下面要拍什么,然后每天要研究剧本,然后要准备拍戏的时候,我觉得,看到她,我觉得我们再怎么样都不怕了。

  蒋梦婕:我觉得她就是默默的在做,为这部戏在奉献,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像导演像婉娘一样,把自己所有的力量奉献出去。

  李小婉:我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我确实也第一次曝露过我们俩之间的一些分歧点,今天回想起来我也觉得蛮惭愧的。曾经我也跟导演讲过,我说少红,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就是比如说170多个场景,那么我们有100个是在摄影棚里搭建的,那么还有几十个是在外面去?

  李小婉:就这个意思嘛,然后包括就是说,50集的戏,比如说贾宝玉他现在有24套服装,他可不可以少一些,他实际上12套或者15套就够了。

  李小婉:然后真的少红我觉得是一个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个真正的一个电影人,她真的就是注目我两秒钟,我就觉得反正我说了也是白说,但是我还得听着,她说你觉得真的再多少年之后,《红楼梦》还在放,可是我们俩那时候都已经百年之后了,然后还能出来解释当时是因为什么条件不够,因为是什么样的市场回报不了,而我们俩就凑凑合合的把这个给拍完了,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说别说了,我买机票走人,就这样的。所以说,就是真的就是说电影人是说,上一代电影人就是大家都知道,永远不要去解释你这个画面以外的事情。

  李小婉:没有人,那时候你怎么可能跟几亿人去解释,对不起,一集就给我们多少钱,没法拍,所以喝的鸡汤是那样的,你没有办法解释。所以呢就?就,真的是能够,你可以按照书本去对照,那个杯子那个壶。

  李小婉: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质感的,是什么形状的,是玉的、翠的还是芙蓉石的还是石头的。

  我是说过,我说观众,观众能看吗?因为在座的今天也有很多的就是家庭当中的普通观众和电视剧职业观众,我觉得观众能看到 这些细节吗?少红导演说,观众能看到,观众真正爱这个作品的,作品的电视剧的观众,他今天他没有注意到,但是他会收藏,他会看第二遍的时候,他一定要去找,你想象的那个你怎么描写的,你是偷工减料了,你是当一般电视剧,你今天 播完了明天就over了,不再播了不再重提这个事情了,还是说?哎哟,你看,这个东西它基本上八九不离十,认真了,态度认真而且你是做出了代价的,而且那个东西也是,它真实的东西也存在啊。我觉得这个是值得的。

  李小婉:最艰难的时候,其实孩子们也都耳闻了一些,就是在08年的12月到09年的春节,我觉得那是第一次最艰难的时候,因为摄制组那时候已经在社会上风传说我们《红楼梦》摄制组已经5个月没有发工资,我都觉得我说真的谢谢媒体,给我少说两月,都已经7个月没有了,现在说成5个月没有了,我已经很感恩了,这样的。

  李小婉:对,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可是你要知道快过年了,你过年的时候,你放不放,放不放假,放几天假,然后大家,一分钱不拿回家去吗?不可能的嘛,中国传统一定是要,

  这个习惯是这样,那个时候是最艰难的,真是最艰难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大姐姐,我们来说都叫大姐姐了,我觉得她倾力的来支持你们拍摄,因为看到你们的工作态度,而且喜欢我们以前的李少红导演的那些作品,包括 我们公司拍的《人间四月天》一些作品,她喜欢,她说我见不得你们这么难,我来。我真的是一辈子我都会感谢她,而且我也感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能够说,真的是丁大姐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支持,如果没有你当时雪中送炭,因为大家都知道锦上添花是正常的,特别是在这个社会这个时代,而雪中送炭越来越成为罕见的事。

  李小婉:对,那么正好她是有能力来帮助一个名片名著的完成和顺利的拍摄,她在这个时候她倾囊而出,唯一要求的就是在一些庆典的场合,孩子们也都,我记得你们也都参加过5、6次来,大家一块聚一聚,就是这些回报。

  李小婉:没有,不,《红楼梦》里头没有一秒钟没有一祯植入是广告,这也是史上最干净的一部名片名著,里头没有一祯现代的广告,古代的广告都没有,所以只是在片尾的字幕里头一闪而过有博友集团,所以真的是,我们今后只要我们还做这个行业,只要我们还能够为别人所有对《红楼梦》支持的企业、个人、红迷和崇拜,曹老爷,曹雪芹先生作品的人能做点什么,你们尽管说只要我们有能力做到的,包括你们,你们也表一个态,是不是?

  主持人:你觉得他们的前途如何,因为您是资深的经纪人,判断这些东西应该很准的?

  李小婉:我不敢说,说得太生动,因为我怕让他们就从此躺下睡觉觉了,我觉得不停的奋斗,电影自有后来人,那么你们真的是有幸参加了这么大的一个作品,而且呢跟这样子一个好的一个创作团队而且有那么好的观众对你们期待支持和呵护,你们应该一步一个脚印的,不停的往前走,不追求快,要稳,要保持自己的干净、纯粹和健康。而且他们现在上的戏,我非常,也要在这儿表扬他们一下,他们对,我们给他们的建议选择戏绝不是从这部戏给他们多少钱来判断,而是从这部戏是不是对社会有益,是不是对自己有一个大踏步的提升来判断,所以这个在我的《法兰西》作为女主角我觉得相当不容易的,而且这个好导演一起合作。杨洋刚我上完中央电视台的一套黄金时间的《青春旋律》,他们俩人男女主演,刚演完,下面一部大的戏,我以前没有公布过,所以今天先暂时不跟他估,也是男主角的,现在所有的培训都是为那部戏做的。

  主持人:你们三个上完这部戏以后,觉得自己改变最大的是什么?收获最多的或者改变最大的是什么?都看宝玉,宝玉先讲。

  杨洋:因为之前是在军队学习就是生活也比较单一的嘛,就接触是老师、同学,而且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想去获奖,可是呢《红楼梦》导演和婉娘给了我们那么好的一个平台,那么高的一个起点,就还是能够让我们就是接触到很多新鲜的事物,去逐渐开阔自己的视野,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目标,更明确的目标是这样的。

  马晓灿:我觉得,因为我是在电影学院读书当时,真正拍了《红楼梦》,我才知道我是一个演员,然后将来我的梦想是要做一个专业的演员,而且要是非常会做人的这样一个演员。

  马晓灿: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演员这个概念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是为了演戏而演戏,我觉得在《红楼梦》这个剧组里不是,还有一点就是现在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可能非常自私,但是在《红楼梦》里我更多学到了是团结,是大家的互相帮助,我觉得在社会上,我走出了《红楼梦》剧组,我又拍了很多戏,在别的摄制组我依然保持着我在《红楼梦》里面学到的那些东西,带到了别的剧组里,我觉得这真的是我非常大的收获。

  主持人:很对,你用什么方式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用什么方式对待你,所以是一样的。

  李小婉:我有一个感受,我原来曾经有摄制组投诉过的,就是我们的演员到社会上的摄制组里有投诉的,当然这种矛盾此起彼伏都很正常。但是真的这些年轻的孩子,摄制组给我们回馈的更多的是表扬,不容易,摄制组能给表扬真不容易。

  李小婉:表扬,而且是希望当面来跟我说真的是要表扬,不一样,我真的是这点我是特别欣慰,特别欣慰。

  蒋梦婕:我觉得经过在《红楼梦》剧组这么久,我觉得学到最多的是感恩。因为就像晓灿说的,我们都是独生子女,没有团结意识,没有感恩意识,觉得生下来父母对你好是应该的。但是进了一个剧组,有这么多的人来呵护我们,帮助我们,婉娘、导演、曾老师还有我们的老爹然后还有化妆的老师、服装老师,他们真的把我们当作孩子一样,当时刚开始会觉得,就是不懂,不知道,觉得是应该的,但是慢慢地发现他们是,真的是在保护我们,真的是在为我们付出,为我们做很多事情,就从在《红楼梦》这么久,发现感恩真的很重要,因为很多东西不是说理所当然就是给到你的,我们这么幸运被选为《红楼梦》的演员,可能会在历史上写上一笔,那么我们需要做的是付出自己所有的东西,然后需要做的是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不管是帮助过我们的也好或者是批评我们的也好,我觉得都要感谢他们,帮助我们的让我们成长,那批评我们的,也是让我们有个反思,让我们更好的更踏实走完后面的几步。

  主持人:那您和少红导演下一步有什么计划,你们还打算合在一起合作,还是说你也可以尝试和别的导演合作?

  李小婉:我们其实一直都是有我们之间的合作,另外我们两个人作为公司和外面的导演合作和社会上的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些就是同龄的导演,都有合作,都有合作,包括你看我们做的电视剧《人间四月天》,包括做的电影《小城之春》,那是和田壮壮导演合作,都有,很多导演合作。

  李小婉:首先电视剧,之前我们拍过一部电视剧叫《人间四月天》是写徐志摩和他生活中的三个,生命中的三位女性,优秀女性,现在我们拍完那个以后,应这些名人的后代的要求,我们又要准备拍一部叫《爱在云端》的路子,是写陆小曼和她生命中的三个优秀男性的。

  这是我们非常想做的一个题材,然后再有一个是一个,一个针砭时弊的一个爱情喜剧片,是和《媳妇的美好时代》这个编剧写的一个电影,胶片电影,叫《我想嫁个有钱人》,针砭时弊的。

  李小婉:批评的,但不是批评,是通过实际的行动让她能有一个真正的嫁给的是有缘有情感有缘分的人。

  李小婉:对,另外我们也有就是在《红楼梦》之初,我们当时就已经,如果没有《红楼梦》的话,我们就已经要启动的一个李少红导演的一个大的一个题材,电影题材那是和美国的特技奥斯卡奖团队共同来做的是《托刀计》,就是关公的这把刀,因为关公的这个战争,就是这个战场上用一种非常超人的技巧。

  李小婉:不是不是,讲的是他的技法和他的情感世界是一个魔幻电影,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李小婉:非常有意思,另外还有两个大的题目都是我们在准备,因为我们是这样的,因为电影厂出来的人可能对一些项目的准备是前期准备的时间比较长,你像我们拍,95年拍《雷雨》的时候,曹禺先生拍《雷雨》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是在筹备拍《橘子红了》,那么2000年就5年之后我们才拍《橘子红了》,准备期有4年,所以这次也是筹备期有4年,那么明年将是我们新的战斗再一次起步的一年。

  主持人:我们这个节目是给奋斗中的人看的,所以希望您能提炼一下您人生的奋斗感言,用一句话来代表您的奋斗精神的,写在这儿。

  主持人:不停奋斗,电影自有后来人。我今天跟您聊天最大的收获是感受到了真诚的力量,专注的力量和单纯的力量。因为我觉得像您和少红导演这样的单纯的这种人,现在真的越来越少了,而且您讲话的时候那种真诚的感受我觉得是,如果我口袋里有俩钱我也给你掏出去了,那种。希望您能够继续保持单纯和真诚,然后拍出更好的作品来。